January 14, 2018 0

Freespace Happening

By in My Child, My LifeNo Comments

就這樣跟您賴著一個下午,爸爸媽媽就滿足了。

怎料於臨走的時後,發現一直在旁的港男女,把大會借用的充氣梳化,細心摺好並袋進自攜的紙袋中離開。整個過程看進眼裡的我,實在看不過眼。亦生怕這樣窩心便利的措施,會因為某些自私自利的人而被逼取消。由於不確當中是否有甚麼我不知道的因由而誤會別人,不想貿貿然出言指責。只好立即向在場工作人員舉報,希望他們以大會身份上前稍作了解,怎料他們作出一副愛莫能助的模樣。

工作姐姐:「我地都冇辦法,我地唔可以查佢個袋。」
我:「唔洗查喎,成個紙袋開晒口,一睇就睇到。」
工作姐姐:「我地都冇辦法,只靠各人自律⋯⋯我地都冇辦法,只靠各人自律⋯⋯」

就這樣與工作人員眼白白地看著他們把那充氣梳化帶走。假若一早知道工作人員們是這樣爛泥扶唔上壁,我會主動當面了解。但連物主亦不介意,我白緊張幹麼?!

What the Fuck?!

Leave a Reply